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一部充滿人類歷史經驗結晶的世界帝國千年史


  • 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一部充滿人類歷史經驗結晶的世界帝國千年史
Product Code GUSA-0339
Availability Arrive in 2-4 Days
I S B N 9789578654020
作者 本村凌二著;廖怡錚譯
出 版 社 八旗文化
出版年份 2018
叢書系列 興亡的世界史
圖書分類
裝禎方式 精裝
頁數 432
  • List Price: NT550

  • Discounted Price: NT495 (10% Off )

羅馬人的故事壓縮了人類歷史的結晶

從「共和」到「帝國」,

羅馬的歷史,某種意義上也是人類憲政經驗的歷史。



羅馬衰亡了嗎?

擺脫吉朋「羅馬帝國衰亡史」的舊史觀,

以開放觀點重新評價古典時代。





曾經稱霸地中海的羅馬帝國,本身的存在與崩潰就是歷史上永遠難解之謎。羅馬為何能從一座城市國家崛起、搖身一變成為將地中海作為「內海」的大帝國?又是如何能維持帝國的統治長達好幾個世紀?



在重新思考何謂「帝國」,該如何建立理想政府體制的現在,羅馬的「共和制」與「帝國制」的經驗,值得展開古代史與現代史的對話。



本書中除了提出「法西斯主義的共和政體」、傳承羅馬人精神的「祖宗成法」、「古代晚期社會論」等觀點解析羅馬史與古代時期的地中海社會外,同時也鮮明刻畫出羅馬帝國史上重要人物的立體面貌,用生動的筆觸帶領讀者親炙歷史的現場。



■ 義大利的一個小型城市國家發展至世界帝國的原動力為何?

 有別於古老的亞述、波斯、亞歷山大帝國的獨裁,羅馬創建了「共和」!



根據傳說,在西元前七五三年建國的都市國家羅馬,最初是由伊特拉斯坎人的王支配。但是在放逐傲慢的王之後,羅馬厭惡獨裁統治,而由長老集結成的元老院和民眾確立了「共和制」。



相較於一人獨裁,彷彿「聚集多位王者」的元老院以豐富的經驗議論、決定的國策,藉由充滿擊退異民族熱情的民眾來全力貫徹。古代的「法西斯」並不是獨裁,而是對於自身軍國故事的信仰與崇拜。「共和」與「法西斯」的合併──「法西斯主義的共和政體」,正是羅馬擴張的原動力。



■ 「陸地國家」羅馬對決「海洋國家」迦太基,

 ──地中海前所未有、延續百年的大激戰!



在統一義大利半島的羅馬面前,佇立的是地中海的霸者迦太基。羅馬與迦太基曾三度陷入戰火,特別是以猛將漢尼拔為對手的第二次布匿克戰爭,從伊比利半島、義大利到北非,可謂是橫跨地中海兩岸的死鬥。



在這場戰役,最終為羅馬帶來勝利,畫下句點的是小西庇阿。身為父親(大西庇阿)和叔父一同在伊比利半島的激戰中逝去的名門貴族,可謂實踐了不辱祖先英勇故事的「祖先遺風」。



兩大地中海霸權的戰爭,羅馬制伏強勁宿敵依靠的是尚武的羅馬精神,與對共和制度的向心力。在「商人軍國主義」的迦太基與「農民軍國主義」的羅馬之間,決定性的差異便是商人的傭兵沒有對「羅馬共和」的認同。



■ 多神教的世界帝國為何轉變成一神教的基督教信仰?

 這不僅是宗教上的改宗,而是人類史上的一大事件。



羅馬的名勝萬神廟,是在首都羅馬祭祀帝國各地神祇的萬神殿。然而,為何羅馬帝國在四世紀時,會以一神教的基督教為國教?





據說君士坦丁大帝,為了統一帝國而出兵時,在行軍的過程中在天上看見了散發光芒的十字架,才讓他在三一三年公布了「米蘭詔書」,公開承認基督教的合法性。



當地中海世界陷入了混亂不堪的三世紀,羅馬在半世紀內出現超過七十人曾有皇帝的稱謂。動蕩不安的社會中,自古以來的人際關係出現動搖,傳統的共同體也走向崩壞。而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犧牲故事簡明易懂,與備受壓抑的人們心中所懷的怨念相互共鳴,才在耶穌死亡三世紀之後,震撼了地中海社會的根基。



■擺脫吉朋的「羅馬帝國衰亡史」的思考模式,帝國不是死亡,而是開啟了天主教世界、東正教世界和伊斯蘭世界的新秩序。

 「古代晚期」是人類文明死而復生、重新打下基礎的時代。



曾如此輝煌的羅馬帝國為何滅亡?是被「他殺」還是「自然死亡」?十八世紀的偉大史家吉朋的大作《羅馬帝國衰亡史》,將羅馬帝國的分裂視為西羅馬與東羅馬,並將古代晚期定調為西羅馬帝國與古典文明走向滅亡的時代。



然而,羅馬帝國衰退的三至七世紀的這段期間,不該是「古典文明的遲暮」。事實上,隨著帝國中央的控制力道減弱,地中海周邊各地的多元文明興起,反而是孕育新秩序、萌生前所未有的文明新芽的時代。



羅馬的滅亡,含有許多複合的原因,不單純只是因為基督教紮根的影響。而是在時代的演進之中,走到了自然死亡的狀態。<八旗文化>

本村凌二著;廖怡錚譯
Recently view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