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民眾、戲劇與亞洲連帶


  • 變身:民眾、戲劇與亞洲連帶
Product Code VIS-0083
Availability Arrive in 2-4 Days
I S B N 9789573910954
作者 鍾喬
出 版 社 遠景出版社
出版年份 2020
叢書系列
圖書分類 遠東各地文學
裝禎方式 平裝
頁數 304
  • List Price: NT350

  • Discounted Price: NT315 (10% Off )

當劇場、民眾與文化行動被連結起來時,我們面臨了三項提問。首先,民眾是誰? 而後,劇場知識人與民眾的對待。最後,這樣的劇場能生產什麼呢?民眾是誰? 基本上,可以被劃為兩種狀態。一種涉及法國哲學家傅柯所言的「被當代資本與國家的神經系統所征服或安撫的民眾, 到底如何抵抗的問題。」那麼,自外於這控制體系下,具備階級對抗位置的稱作「諸眾」(multitude)的民眾, 又如何在劇場中,尋找文化行動的抵抗呢?舉例而言,在一個資源豐富的社區與在備受空汙脅迫下的台西村農民, 展開庶民戲劇工作坊與表演,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經歷。但,即便是後者,在失喪左眼的台灣社會, 仍然很難是一種劇場所帶動的文化覺醒。更多的是底層農民的登台,在大眾傳媒中成為一股另類的風潮, 驅動社會開展環境運動是階級運動的討論。 這時,滋生了階級處境的思考與實踐方案。並也進一步驅動我們展開田野調查的「蹲點」。 我們總是透過「蹲點」,在實際的作為中,開展從自我到他者的參與式觀察。當這樣的作為漸漸讓隔閡消彌, 並產生親近的關係時,他者的故事便形成彼此共同的故事。這時,我們開始思考, 如何以劇場作為文化行動的可能性。故事,是在這樣的情境下,由說故事的民眾親自搬上表現的空間,稱做舞台。 所以,這樣的劇場能生產什麼呢?它能帶來「革命的預演」嗎?或者,較為真實的情境,就是創造「對話」的場域?可以說,在「後革命」年代,雖然革命顯得那般不入當代的鏡頭;然而,幽靈卻因此意欲表現徘徊不去的無所不在。然則,劇場的瞬間表現,並無法容下任何革命的教條。這無論在一個社會或團體的內部如此,就跨越區域所形成的團體而言,應該更是如此。在「革命」與「對話」的辯證中,兩者無法僅取其一而能生產進步的左翼劇場,這也形成亞洲民眾劇場在創造共同場域時,值得參照的核心價值。<遠景出版社>

鍾喬
Recently view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