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來了:後五四新文化女權觀,激越時代的婦女與革命,1920-1930


  • 她來了:後五四新文化女權觀,激越時代的婦女與革命,1920-1930
Product Code CPTW-2348
Availability Arrive in 2-4 Days
I S B N 9789570531596
作者 柯惠鈴
出 版 社 台灣商務印書館
出版年份 2018
叢書系列
圖書分類
裝禎方式 平裝
頁數 368
  • List Price: NT400

  • Discounted Price: NT360 (10% Off )

五四新文化運動倡議各式各樣的「女權」,但無論哪種女權隨後都因迫害,一一宣告幻滅。女界領袖們越來越清楚,如果沒有團體做後盾,單憑知識分子紙上談兵,任何女權都不可能實現。一九二○年,聯省自治運動助長婦女組織團體,跨省域的婦女合作初現端倪。具有全國知名度的婦運領袖逐漸嶄露頭角,這是過去五四新文化運動未曾出現的新契機。一九二○年代,是五四與後五四時期接榫的重要歷史階段,從近代中國婦女史的角度來看,更是「女權」倡議演變為「婦女運動」的重要時期。諸多書寫近代中國婦女史的作品,幾乎都一致認為一九二○年代是中國婦女運動聲勢最高漲、席捲範圍最廣的階段。婦運高漲意味著後來的低落,但以往的研究對這中間的起伏多缺乏解釋。本書內容含括了後五四時期,中國女權、婦女解放從風起雲湧的高潮跌到低谷,乃至受政治撥弄的歷史變化過程。綜觀一九二○年代激進時代的婦運,從後五四時期國共合作始,兩黨隱約有兩條路線之爭。一個走改良、溫和的改革方式;一個走激進道路。不論溫和或激進,一路走來日見個體女權隱沒,集體黨派利益至上的變化軌跡。這樣的婦運,歷經險阻,一路崎嶇。一九二○年代遭遇「解放」,又迎向「革命」,包括婦女運動在內的群眾運動,大多命運多舛。婦女的主體性在哪?婦運還需要嗎?只有等待激越年代的歷史沉澱之後的反省,才有意義。<台灣商務印書館>

柯惠鈴學經歷:臺灣大學歷史系學士、政治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博士、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訪問學人、美國紐約大學東亞系博士後、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博士後研究、中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現職:中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著作:《近代中國革命運動中的婦女,1900-1920》(太原:山西教育出版社,2012),《戰時的婚姻與家庭》,中國抗日戰爭史新編,(臺北:國史館,2015)
Recently view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