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Balustrady ze stali nierdzewnej

Strony internetowe

誰出賣了台灣?

誰出賣了台灣?
型 號: BOY-0202
庫存狀況: 需等待2 - 4工作日調貨
ISBN: 9579771065

出版年份 1999
出版社 博揚文化
圖書館分類
書籍作者 溫紳
定價: NT300
售價: NT270 ( 9折 )
購買數量:  
書籍資訊
出版年份 1999
出版社 博揚文化
叢書系列 臺灣風雲
圖書館分類
書籍作者 溫紳
書籍名稱 誰出賣了台灣?
書籍頁數 344
溫紳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九日的「尹清楓命案」使得這位只差三週便可晉升為少將的海總武獲室執行長,慘遭殺害,棄屍蘇澳外海。    尹清楓生前名不見經傳,但由於身亡過程非常懸疑加上該案所衍生的連環案相當錯綜複雜,使得知名度大漲,竟然逐漸在台灣社會裏演變成形容詞了;因為,前省議員宋艾克在脫黨競選立委時聲明不甘做「新黨的尹清楓」,聯勤工程弊案中的李錚也強調不做「第二個尹清楓」,甚至在金融風暴中跳樓自殺的銀行職員、捲入弊案而投河自盡的警員、乃至於各式各樣離奇死亡者……幾乎全被冠上「尹清楓」式的代名詞了。    英年早逝的尹清楓,似乎註定被命運作弄,首先:代為申報出生日期的三叔在登記時,由於不甚其詳,再加上戶政事務所作業疏忽,竟使得確實誕生在一九四六年農曆二月二十八日(國曆三月三十一日)之生辰,被訛寫成國曆二月二十八日,結果,岡山鎮公所職員認為「二二八」字眼過於敏感,又遂寫成二月八日出生,生日有了三個版本,冥冥之中,作弄了尹清楓。後來考大學時,被彼時盛行的「碟仙」指其出路為「海」,他參加大專聯招時也曾填具海洋學院,因此以為會考取這所現已改名為「海洋大學」的學府;不料名落孫山,遂北上補習,準備次年捲土重來,結果在台北補習時獲悉海軍工程學院招生,於是中途轉而投考,順利考取就讀三年,再被軍方併入創校的中正理工學院,旋於一九六九年間自機械工程系畢業。後來,尹清楓在服務軍旅時也一度面臨進入三軍參謀大學或研究所深造的瓶頸,結果他選擇後者再考入母校的造船研究所,期間境遇,似乎都與「海」有關;殊不料,連最後的下場竟然也是陳屍大海。    隨著尹家人及國內外各大媒體的深入調查,軍方也覺悟「紙包不住火」而召開有史以來第一次公開說明記者會,雖然,軍方一再強調:秉持「開誠布公、鍥而不舍」之態度,與「不達破案、絕不終止」之信念全力配合,然而,軍方果真「全力配合」嗎?時任立委的陳水扁曾引述刑警埋怨:因為「軍方不點頭」而辦不下去的窘境,陳水扁針對此在立法院抨擊:還說他們(軍方)多配合,卻不提供資料,難道教辦案者去相命不成?軍方此番行為,只因背後「共犯結構」而刻意遮掩,被捕入獄者也抵死不講,「尹案」於是被自嘲為「隱案」。    尹清楓的謀殺動機,一直是朝野各界及辦案小組所急欲洞悉的關鍵;但因整件命案涉及層面甚廣,所以,似乎只能從海總武獲室接手的四樁預算高達一千一百五十二億的軍購大餅探查。據了解,「海測艦」是國防部採購的二代艦計畫之一,但預算編列卻「不合常規」地隱藏在交通部(獵雷艦則是轉嫁於經濟部),原先所列預算是十九億元,但在尹清楓主導下,購案過程開過二次「合理標」,價格也從十九億元大幅砍到十二億四千八百萬元,為政府省下六億五千多萬元的巨額公帑,但也相對地給予尹清楓惹來一身麻煩,正如他在遭謀殺前進行反蒐證所言:「我是否擋了人家財路?」    一九九八年,億而富(elf)集團與關(Edmon.Kwan)姓律師,兩方因軍售台灣拉法葉艦,佣金擺不平而對簿公堂,使扮演仲介公關的「鍾顧夫人(Christine Deviers-Joncour)」為求自保與脫罪,出版《共和國娼婦》一書,大爆非法收取軍售回扣弊案內幕,引起法國當局的調查,並一連扯出法國政壇四十四位名人涉案,其中排名第五號重量級人物的「憲法委員會主席──杜馬(Roland Dumas)」,也因此丟官下台,連當時擔任中共副總理的朱鎔基也捲入其中,一部份的佣金更被繪聲繪影報導回流台灣政壇。    事實上,高達新台幣百億元的拉法葉艦佣金,據了解內情者指出:這正是尹清楓上校謀殺案「無解」的關鍵所在,因為,就在尹案爆發前三個月,尹清楓奉命前往巴黎實地了解拉法葉艦案執行情形,返台後對諸多不法情事據實以報,於是引發台灣與法國某方面的不滿而予以「剷除」。    另外,根據法國記者們鍥而不舍的追蹤調查顯示,向來堅決主張與台灣保持「戴高樂一貫原則」的法國外交部,原先堅持拒售台灣軍火,突然於隔天便「奇蹟般地急轉彎」,有關軍售隱形戰艦(拉法葉艦)予台灣的合約突告解凍,連總理府的「最高階層」人士也火速催促批准這筆六艘拉法葉艦的二十八億美金交易。這當中的轉捩點便是朱鎔基於一九九一年到巴黎訪問時,曾拜會時任外長的杜馬。根據法國《世界報》與《新觀察家周刊》等媒體報導指出:被以「侵佔公產」罪名起訴之佣金案有關人士米亞拉(Gilbert Miara)證實,當某位中國高官於一九九一年到巴黎會見杜馬外長後,凍結十六個月的軍售案便「奇蹟般地」於次日迎刃而解。此外,根據涉案的法國億而富(elf)前任總裁勒弗洛(LoikleFloch-Prigent)向法庭呈遞的書面證詞,則明白指出「朱鎔基於一九九一年以副總理身分訪法時,杜馬外長曾透露『巴黎與北京正在達成協議』,居間穿針引線的關姓律師則自稱曾對朱鎔基施出影響力。」    當中的過程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尤其讓人想不通的是,居然拿台灣人的錢向大陸關說,北京居然同意法國出售軍艦給我國!而更令人冒出一身冷汗的是,法國把賣給我國的艦上指揮系統也賣給中共,還開了艘拉法葉艦到香港去讓中共偵破其對雷達隱匿性的罩門。    「尹清楓命案」至此已不再只是一宗謀殺案,而是法國、中共、聯手策畫的「賣台世紀大陰謀」,台灣的「二代艦」採購計畫,不僅買了法國官員的賄賂醜聞、情婦還有中國陰謀,台灣的安全防禦裝備,完全暴露在敵人面前,到底是誰出賣了台灣?是法國佬?中國?還是台灣自己人? <博揚文化>

南天書局有限公司